手冢bg向短篇同人文

时间:16-03-14 17:42来源:未知 作者: 我要评论

   

右手边的男生依旧是端坐的身姿,茶色的发丝被斜映进来的阳光镀出一层耀眼的光泽。我的视线顺着他的面庞往下,看到他修长的手指正握着纯黑色的自动铅笔,骨节突出。这支笔的样式与他硬朗而成熟的气质十分契合,而我之前也偷偷去查看过——无印良品新出的号称能将铅芯写到最后一毫米的自动铅笔,售价450円。  

对细节也毫不马虎——这就是我喜欢了近两年的男生,手冢国光。  

身为兼任学生会主席与网球部部长的一名品学兼优的优等生,更何况面容确实俊毅——手冢一直很受女生欢迎——这一点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了。  

即使是同班同学,甚至是左右桌的关系,我们的交集也少之甚少。手冢总是给我惜字如金的感觉,他不会主动与你搭话,连日常的寒暄也不会有,至多在打了照面之后问候一句“早”,或者连言语都省略,只是几不可见地弯起嘴角,朝你点头示意。  

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认为手冢是一个非常严肃而难以接近与相处的人。  

直到后来,我去图书馆借阅王尔德的《自深深处》,却发现原文版已经不在书架上,只剩译本。不甘心地去问管理员是否有人借过这本书,冷峻的声线从我的背后响起:“你要的是这本吗?请拿过去吧。”  

“啊,是……谢谢……”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书,我感激地抱在怀里,抬头却与熟悉的视线撞了正着,“手……手冢同学?”  

手冢“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可是,你不是也要借这本书吗?”面对他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我发现自己竟然紧张起来。  

“迟两天没有关系。”他眉眼间多了几分柔和,“她并不急着看。”  

这是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对话。也是我第一次知晓,手冢国光的生命里,有一个名为“浅野由理”的特别的存在。  

这本《自深深处》,据手冢解释,是浅野忙于部活,分身乏术,拜托他来借的。  

“手冢同学看起来跟浅野同学很要好呢。”我笑着说。  

“这本书的词汇与语法要求应该远超中学生的英语水平。”手冢并没有理会我毫无营养的寒暄,“佐奈野同学选择这本书,确实让我很意外,也很佩服。”  

语气虽依旧是四平八稳,却能够听得出里面真心实意的夸奖。  

“谢谢……”第一次被男生赞赏,我不好意思地红了耳根。手冢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局促,只是朝我点点头:“那么,我告辞了,佐奈野同学。”  

“……再见。”说出这两个音节之后,直到管理员催促我拿出图书证,我才意识到,自己因为手冢刚刚临别时一闪而过的微笑已经站在原地怔忡了很久。  

心,还是跳得非常快。  

从这一刻起,我知道自己——佐奈野友希子喜欢上了一个名叫手冢国光的男生。  

三天后去图书馆还书的路上,我碰见了浅野由理。  

我看到她蓝色的眼睛在我捧着的书上上下扫了几眼,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这本书……你是佐奈野同学吧?”  

“是,浅野同学。”  

“不用这么见外,叫我由理就好。之前国光跟我说他班里有个叫佐奈野的女生非常厉害,能够看《自深深处》的英文原版,第一次见他那么夸人,真是让我吃惊。佐奈野同学的英文应该很好吧?”  

原来手冢在别人面前也夸奖了我啊——心中惊讶,却又忽然闪过一丝窃喜。  

“没……没有的事。手冢同学过誉了。”  

“嘛,不用这么谦虚……哎你说是吧,国光?”在浅野轻快的语气里捕捉到关键的词汇,我的视线向右偏移,果真看到从楼梯拐角走过来的手冢。  

他背着网球包,鼻尖上仍残留着细密的汗,和印象中冰冷严肃的表情相比,现在的手冢,脸上似乎多了一份——轻松?  

“看起来这本书你已经读完了啊。”手冢用的是陈述语气,我朝他“嗯”了一声。  

“好看吗?”我被他这个问题问愣了,几秒后才将注意力集中到他诚恳的眼睛:“是的,这是一本非常棒的书。”  

他的眉一下子舒展开:“那真是太好了。”  

“谢谢。”感觉到脸上瞬间腾起的热度,我慌忙地低下头。  

“国光,你要不要这么严肃,都吓到佐奈野同学了。”我听到浅野的抱怨,连忙扬起头辩解:“不关手冢同学的事,是我自己……”  

“由理喜欢开玩笑,你不用跟她较真。”手冢的语速不快,去掉了那份威严,只是像普通朋友间的对话,非常亲和而舒服。  

或许,手冢虽然看起来不苟言笑,其实内心是非常温柔而善解人意的吧。我这么想着,对他粲然一笑:“我知道的。”  

直到手冢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我的视野,我才记起自己该做的事,一路小跑到图书馆:“老师,我来还书了。”  

感觉,自己与手冢的距离,比一般人近了那么一点呢。  

进入二年级,手冢在网球部的名声逐渐响亮起来。即使我这种极少经过网球场的人,也听到了“手冢将会是下届部长人选”这种传言。  

而送给他的情书也呈指数增长的趋势。手冢本人似乎对这件事情非常头疼——因为在发现自己的桌子里被塞满情书的那一刻,我看到他的脸上露出了吃惊,以及从未见过的疑似苦恼的表情。  

于是我试探着问他:“手冢同学,这些情书你要怎么处理?”  

手冢转过头来回答我:“不知道。”语气里颇有些无奈的意味,听得我一愣。  

我第一次感觉到,眼前的人不是大家口中那个严肃认真负责的早熟的优等生,而是一个也会为了应付不了这类情感琐事而烦恼的单纯少年。  

这样的手冢国光,很真实,也很可爱。  

而不过几日,情书风波就被接踵而来的校园祭盖过,全校都进入了紧锣密鼓的筹备中。  

表演部要出一部音乐剧,机缘巧合,我在上个月刚刚完成一部名为《亚瑟王》的剧本。部长坂之上听完我忐忑的自荐,花了两个小时读完剧本,给了我赞赏的笑容:“不愧是佐奈野同学,剧本我们用了!”  

但之后他似乎陷入了困境:“这个亚瑟的形象……好像部里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演啊。佐奈野同学,你身为编剧,有什么推荐的人选吗?”  

“诶?我?”我惊讶地反问,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后,思考了一会,才犹豫着提出来:“手冢同学,手冢国光同学怎么样?”  

坂之上的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的亮色:“真是好提议!就敲定手冢了。谢谢你,佐奈野同学!”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这部剧本花了我近一年的时间。我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在这部剧本中,亚瑟的原型正是手冢。不是没有幻想过手冢出演亚瑟的场景,只是当这一切就毫无征兆地到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因为极度的惊喜与激动而差点落下泪来。  

而手冢拿到这足有二十一张A4纸的剧本之后,第一句话竟是对我讲:“剧本非常优秀,谢谢你。”  

在这长达一年的暗恋中,这不是手冢第一次对我说谢谢,可是却是最温柔最耀眼的一次。  

因为他的嘴角上扬成一个明显的弧度,眉眼间也流转着笑意。  

我第一次见到手冢这样率真地笑。  

校园祭过去很久,我的记忆都一直暂停在《亚瑟王》开演的那一天。  

手冢身着黑色战袍银色盔甲,手执王者之剑Excalibur,修长的身影静止在聚光灯下宛若一尊雕塑。他将剑拔出直指舞台上顶,我听到熟悉声音缓慢深沉却又带着不容置辩的威严,一如这所见的世界皆为其领土:“I  

amArthurPendragon,thekingoftheBritain!”  

在那一瞬间我居然产生了下跪的冲动。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下一页
  • 尾页
  • 翻页快捷键:←|→
    网站首页 新网球王子 新网球王子漫画
    点击复制本文地址
    添加收藏
    查看更多关于新网球王子的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