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樱不二同人短文

时间:16-03-15 17:33来源:未知 作者: 我要评论

   

{一  

龙崎在给作义务者工作的福利院里的孩子读英文童话的时候,读到了河马与水鸟的故事,长着豆眼的河马被高傲的水鸟说着:“你是傻瓜啊原来如此。”  

ThebirdlaughtedattheHIPPO.  

记得国中的时候学过一整个介绍动物的单元,必背词里面竟然有河马HIPPO,龙崎被老师叫起来到讲台上默写单词,正好抽到这一个,其于的甚至连accumulate,entertainment这样的词都轻松过关,惟独在HIPPO上翻了船,一个HIOPP一写,英语老师几乎要拍起来的手松了下去。  

“龙崎同学,你要注意细节,注意基础啊。”龙崎一直到作了母亲都不明白河马为什么是基础,难道是因为体型比较大吗……  

一直都记得,那个时候越前嘴里面咬着半截三文鱼寿司,手里面的筷子上下的点着,含糊不清的说:“HIPPO,你应该记‘HI,你PP圆,笨蛋。”  

学校天台四周围着纤细的栅栏,顶端停着常见的鸟,淡云在风中逆行成苍狗,落花水化成墨迹,像白纸上突兀的一道划痕,清晰的让人心疼。  

老人常说,当你开始回忆往事的时候你就老了。龙崎在身边的人不在的时候一个人坐在天台干净的水泥地面上,仰起脸,空中有交错延伸的鱼骨电线,浅浅的风声温婉如同八音盒,想要从背后抱住你,想要牵你的手,想要吻你,想要和你一起回忆往事,一起老一起死,但是你为什么偏偏不在这里呢。  

轻狂的可以用一辈子去允诺的时光,为什么你要让它戛然而止呢  

{二  

和越前交往的时候,小坂田曾经这样评价,终成正果,皇天不负有心人,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  

其实龙崎真的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辛苦,即使在没有在一起之前,越前也并没有让自己感到累过,会教自己打球,会在天冷的时候把外套扔给自己,偶尔还会温柔的笑。  

小坂田几乎崩溃地抱住头:“疯了!恋爱中的女人真可怕!”  

龙崎刚想要辩解,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看完信息之后,眼睛弯弯地说:“龙马说晚上要一起吃饭哦。”  

当阳光的直射点慢慢的向南方移动,点点的时光夹杂在秋分冬至的缝隙里,每一天昼的阳光变的白的几乎到晃眼的地步。  

刚从室内出来,光线毫无遮挡的倒下来,越前在和龙崎讲话的时候,会伸手挡在她的眉毛上面,16,17岁的时光,将男生女生之间的身高差距不留声息的拉长,龙崎也渐渐习惯了仰着脸同越前说话,然后握住男孩子的手,感动之余,感慨龙马殿下再这两年中变的好温柔好温柔,果然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吧。  

午休的时候靠在树下,抚摩着躺在自己腿上熟睡的越前的脸,轮廓分明,头顶的树叶间漏下浅淡的光线,龙崎闭上眼睛,看见少年还没有经过时光精雕细琢之前倔强幼稚的面容,自己长久长久的站在他的身后,用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摩擦他作业本上的名字,越前龙马,越前龙马,偶尔他会偷懒,在英语试卷上只写一个大写的E,然后被英语老师臭骂,臭小子,你跟我玩什么个性!  

被这样批评着,记不得自己曾经考过什么名次,记不得自己是不是有过因为在比赛中输掉而哭的时候,但是可以记得他每一次的失误,记得他的数学及格过几次,记得任何一场让他感到辛苦的比赛,记得那些比赛之后他嘴角倔强的笑,记得他的每一句话就如同闭上眼睛,只能清楚的看见他一样。  

东京几乎每一年都会下雪,大与不大,像樱花一样在十二月末一月初如期而止,在那一天的前一年,龙崎戴着粉红色的线织手套,越前牵着她的右手,即使隔着一层棉线依旧能感觉到从他手心传来的温度,越前侧着脸微低头和龙崎说话,口中呵出温热的白气,在聊着一些什么,然后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龙崎向右侧抬头看着越前逆着身后明晃的车前灯的侧脸,突然装作很惊讶的说:“啊哟,妈呀!龙马你脸上那是什么啊?”  

越前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龙崎说:“你把头低一点。”  

很乖的低头了,龙崎踮起脚吻住他。  

那一天下着团状大块却不密集的雪,龙崎闭上眼睛几乎可以听见夹杂在眼帘前以不鲜明的光亮忽明忽暗的信号灯光中,雪洋洋洒洒的落地与积雪融合微弱的声音,就好象快要熄灭的光亮,消失前突然的明媚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尾页
  • 翻页快捷键:←|→
    网站首页 新网球王子 新网球王子漫画
    点击复制本文地址
    添加收藏
    查看更多关于新网球王子的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