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白短篇耽美同人短文

时间:16-03-16 17:28来源:未知 作者: 我要评论

   

Originstation。  

白石曾不止一次地想起这条线路,但说实话他已经很久没有坐过火车。  

有多久呢?  

摊开报纸等待列车开动的他想了想,半晌发现自己竟已是记不清。  

若不是今天接到紧急的案子需要他立即赶赴大阪,他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乘新干线了。  

此刻坐在列车上的白石是这样想的,并且在此之前他也曾无数次这样认为。  

站台上传来列车将要启动的嘀嘀声,他闻声向窗外看去。  

看什么?  

刚抬起眼白石就不禁有些茫然。  

然后依约发觉缓缓驶离的车站似乎已不是他记忆中的模样。  

Stop1。  

手中的报纸翻了几页便索然无味,白石不得不承认一个人的行程太过无聊。  

他也记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像这样一个人,对于这种生活的寂寞他不是很在乎。数年的时间似乎已经把他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工作狂,但是在这列行进的火车上,他竟比以往几个年头更多的想起从前的时候。  

闭上眼睛,他开始试图用过于生涩的想象描摹出记忆中的另一幅画面,仿佛身边还坐着那个少年。  

只是那记忆太过久远了,他用力地皱着眉头牵扯着头皮也微微发疼,终究还是模糊到无法分辨。  

仁王。  

白石在心里默念。  

仁王雅治。  

最初知道他大约是因为国中时,渡边大叔不靠谱的资料。  

证件照上的少年面容清俊舒展,狭长上挑的眼眸微微眯起,依约可见一线诡谲的绿。  

然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他就不客气地送了他一根断成三截的肋骨作为见面礼。  

相对的,仁王的的手臂亦打了石膏在脖子上挂了四个星期。  

好吧,他承认这并不是怎么愉快的相遇。  

那年他刚升高一,有大把的光**力与荷尔蒙可以挥霍,正是十六岁的好年纪。  

仁王也是。  

他抽一点烟,喝一点酒,还打一点架,会冲着楼下路过的女孩子把口哨吹得又长又响。别误会,他可是好学生。  

仁王也是。  

这开头何其烂俗,可以将其称之为不打不相识。  

在床上躺了半个月的他瞒着断了两根肋骨还缠绵病榻的谦也,抱着寻仇的心态又跑去神奈川找了仁王几回。  

尽管每次的气势汹汹都让那个吊儿郎当的家伙一番闪转腾挪弄得无疾而终。  

直到有一天他一直挂在一旁的聊天器忽然吐出个气泡,闪烁着有人申请加他为好友的字样,附加说明只有四个汉字仁王雅治,白底黑字像是耀武扬威般明晃晃。  

他竟鬼使神差的点了同意。  

渐渐他们之间的接触竟可笑的多了起来,只言片语间竟也生出了那么一点不一样的意味。  

我们暂且称之为惺惺相惜。  

有时他们会相约去哪里哪里打架,两个少年竟渐渐打遍本州无敌手。他才不会承认跟仁王配合起来比跟谦也在一起还默契。  

直到现在,他依旧未曾后悔过那次陪谦也去立海群架的事,可是反过来想想,即使他有那么一丁点的后悔又能怎样呢?  

毕竟是太久太久之前的事了。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尾页
  • 翻页快捷键:←|→
    网站首页 新网球王子 新网球王子漫画
    点击复制本文地址
    添加收藏
    查看更多关于新网球王子的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