谦藏同人完结短文一篇

时间:16-03-22 17:49来源:未知 作者: 我要评论

   

懂事之前  

Onlyfor忍足谦也&白石藏之介  

初春的气候阴寒潮湿,空气中浮著一股呛人霉味。忽而天晴,忽而下雨,变幻无常的架势让人出门不得不携带雨伞。河道两旁的春樱还未绽放,居酒屋前的红灯笼左右摇晃,木屐踏在青石板路的声音沈闷枯燥。坐落在海边的镰仓,一眼望去不如繁华东京也比不过婉约京都。将手机合上又打开,偶尔朝家里报平安,不时收到同伴发来的简讯,忍足谦也一直在担忧会不会下雪,周遭介於冬天与春天之间的景色,他根本无心多看一眼。  

目的地是镰仓,多年后,安静得不见一丁点战火血腥的镰仓。抵达镰仓后在一家小酒馆订了房间。据说老板娘是网球教练阿修的高中同学,她给他们提供能够眺望海的房间还给他们推荐刚捕捞上来的海鲜。介绍旅游景点时会细心画出路线同时推荐徒步还是乘船,细心又温柔的模样让忍足谦也松口气。他站在松树下望著白石提著旅行箱、游刃有余地回答女待的问题,格子围巾在他弯腰时从肩上滑下去。忍足谦也摁键、结束通话,对著电话嘟囔——他再也不是十岁需要炫耀塞班岛有多美多HIGH的小孩。  

安静古朴的酒馆外面插著酒旗,纸灯在昏黄灯光下散发暖和的色泽。拥有日本传统庭院格局,虽然未到春天,庭院中栽种的植物树木足够营造绿色世界。这从生下来就一直在眼角晃荡的绿色,忍足谦也非常喜欢。掏出旅行指南,忍足谦也坐在地面百无聊赖地翻。期间老板娘给他们端来两盒牛奶,严肃地告诫他们不能饮酒她才放心离开。解掉围巾,脱下厚重的风衣,白石把衣服放进壁橱,将被褥铺整齐,办完入住手续,洗完澡后换上素色和服,他在转角看到松香环绕的佛龛。将一枝白梅插进佛龛前的彩釉水罐中,白石合掌祈祷的姿势虔诚又恭敬。  

他足足站立十分锺,旁若无人地站在那里。从他身边经过的旅人都带著不解的疑惑,白石也懒得顾忌别人窃窃私语,仿佛朝拜的是一尊神佛。过了不久,白石闻到旁边有熟悉的味道。出来确认他的方位,忍足谦也合掌站在他身侧,跟著他重复这莫名的仪式。  

“在想什麽?”忍足谦也跟著白石回到房间,话才出口便立刻又改口“不,还是由白石来猜我刚才在想什麽。”  

“你想要的赛车。”白石扔给他一件浴衣,衣服直接罩在谦也头上。  

“不对。”把衣服从脑袋上拽下来,他撇撇嘴,“再给你一次机会。”  

“你惦记的橡皮擦。”咬著吸管,白石盘腿坐在地上喝牛奶。  

“又错啦。”谦也走过来挨著他坐下,手指搭上白石的脸,捏著他的下巴将脸转过来,声音里俨然带了点失落,“那些都是我14岁时的梦想,如今我快15岁了!”  

“有区别麽?快15岁的忍足谦也。”白石一手劈中他的脑袋,朝木盆中放毛巾后起身。  

“有!”上前一步跟著他走到外廊,把手撑在门口阻挡白石的去路,很认真地看著他。“再给你一次机会,最后一次喔。”  

“啊想到了,应该是沈醉在Ecstasy酱美技下的Speedy酱。”白石摸著下颔,一脸笃定地打个响指,与此同时,他也没忘将谦也立刻焉下去的无奈表情尽收眼底。  

“……我说——”不自觉鼓著脸,像是无法被人理解心意的苦闷少年,谦也捏著白石耳边的碎发,“这还真是没默契啊。”  

“默契这玩意,要不要都无所谓啦。”白石拍拍他的肩,话锋一转轻松转移谦也的注意力,“这里的温泉不错,还是露天温泉。”  

“是不错。”松手,谦也回头看向远方。“但怎麽也比不过箱根吧。”  

“是啊。”白石附和著。  

“但——肯定别有一番风味。”  

他顺著白石的视线望向远方。天空依旧是铅灰色,阴沈、憋闷,这种由内心深处滋生的不爽十分呛人。孤零零的江之岛却在视线之外,无论如何踮著脚也不能看到。不知从哪里传来充满古意的能剧,努力倾听,他听清演的是那位因兄长猜忌而无法进入镰仓的战神义经。想起那些世界史课堂上被他遗忘的故事,忍足谦也的心情忽然变得沈重。他觉得那些乌云也异常碍眼,它们挡住了人类的视线,人类不能看得更远、更高。  

“很多年后在镰仓被人悼念。这也算是一种补偿,对那无法安息的灵魂。”  

“嗯。”谦也点点头。  

“历史虽遗憾却也无法改变。”  

“是啊。”谦也继续点头。  

“所以别像个傻瓜一样。”白石将他的下巴抬起,左手使劲捏一下他失落的脸,直到掐出淡淡红色,他才若无其事地松手。  

“喂!哪有很傻嘛。”谦也摸摸被掐过的地方,有手指头的温度,也有绷带冰凉的触感。迅速回神之后,他盯著白石,“现在去泡温泉?一起?”  

“我不介意一个人。”左手抚上面庞,白石嘴角噙著一抹笑,神态就像他拿塑料金鱼逗猫时会有的神态。  

“可是两个人多好啊,那种感觉多麽Ecstasy呀~”  

“前提也得是跟一个懂得安静的家夥泡温泉,谦也一定会不停地讲话。”  

“我保证不错一句。”谦也拍著他的肩,认真时他会拧眉而温和的面目则被严肃线条取代。  

“好啦。逗你啦。谦也先去试试水温如何。”  

“OK!”  

白石将手里的木盆塞给谦也,折回和室准备自己那份,他将谦也看过的书合起来搁在茶几,也将两人的手机并排放在一起。新年过后他们换了同一款手机,吊饰是在箱根一个小杂货铺淘到的。据说是从中国运过来的景泰蓝,白石在谦也一脸渴望的眼神和店主得意的神色中杀价杀得毫不手软。视线落在为友香里捎带的礼物上,他的脸上呈现出兄长该有的溺爱神色。竹制木笛,镀金观音,从圆觉寺求来的平安符。他把这些东西悉数搁在壁橱中,最后将前门关上,他听见忍足谦也在外面大声喊他的名字。声音很大,大到无论何时只要他说话,白石都能听清楚。  

修在院内的露天浴池,四周用石头堆砌。它圆滑的边角不会磕到后脑勺,泡得累了便可以靠在墙上闭眼补眠。冒著热气的泉水中飘著干枯花瓣,被水浸没过后它们倒也能呈现原本该有的经脉。这样的季节没有飞鸟虫鸣,就连来此地度假的旅客也是寥寥无几。脱离都市金属车轮前行的声响,丢掉海轮驶入港口的长鸣,只有绿芽悄悄蔓延的庭院,繁枝远伸。  

脚尖轻轻点著水面,白石坐在温泉边,伸出左手,缠著绷带的左手时常让人误以为他受伤,搭乘地铁时他总能因为这样的虚假伤势而受到优待——不断有年纪小的学生凑过来嘘寒问暖。右手摸到手肘,他利索地拔出绷带,慢慢解开,一圈又一圈,从手肘到小臂再到手掌指节。它是这样长,长得几乎能裹住他的整个国中时代;它是这样白,白得酷似年初会下的雪。叼著绷带,将它解开之后,拿下一直保护左手的纯金护腕,用毛巾擦拭之后小心地搁在干燥的地方。接著长长呼出一口气,仿佛卸掉千金盔甲般如释重负,白石脱掉和服走进温泉中。  

撩起水擦擦手背、拍拍胸口,揉过脖子捏著胳膊,最后伸展腿脚,自夻由自在地在水中来回移动,仅存的一丝冷意也被这样温暖的水给冲走。泡在热度适宜的温泉里,会滋生一种被世界温柔拥抱的微妙错觉。每个细胞、每寸肌理都舒服得不行,他笑著说一句Ecstasy又想说一些别的,视线却落在对面——提供水源的地方——那里摆著一只黄色橡皮小鸭子。  

白石看著那只可爱的橡皮鸭子,一股难言的暗涌从心室位置脱跳出来。他垂头托著下巴,看到水中自己的脸,他看见一些连他自己也无法解释缘由的表情。再度抬起头看著那只鸭子,他轻轻叹口气。接著笑著回头,他望著从开始就一直不停往返和室与温泉两地的忍足谦也。一个人的面影被缭绕雾气熏得迷离暧昧,温柔得一如眼神中的温和,就连声音也带著一股子温柔劲。  

“快15岁的谦也先生。我知道你骨子里有那麽一些童真,但也不该偷小金的玩具啊。”  

“哈?什麽!”  

拥有温柔面目的人未必会说温柔的话,此刻忍足谦也这样认为,被这句忽至的调侃呛得一脚踩空,他挥著胳膊、翘著腿,似乎想保持平衡,往前跳了一步,结果还是不可避免地扑进水中。噗通一声重重砸进水里,胳膊还在慌乱中被石头磕到,龇牙咧嘴想喊痛之余迅速呛了几口水。他苦著一张脸从水中站起来,水珠立刻顺著衣服哗哗落下,他弯腰捂著嘴咳起来,一边咳,一边狠狠瞪著白石。  

这样一折腾,白石的头发也无一幸免地沾满水珠,他拿起木盆中干燥的毛巾擦擦脸。似乎是为自己的发言感到些微的负罪,他游走过来伸手轻轻在谦也背上拍著,一边拍,一边忍住快要忍不住的笑。谦也想说些什麽却立刻被呛得弯腰,他抓著白石递过来的毛巾胡乱擦把脸,右边紧紧抓著白石的手,连同湿漉漉的衣服一起抓著。等他终於平缓下来,他觉得嗓子好疼,而始作俑者还是一副清爽得快要飞上天的模样。  

擦把脸。深深呼出一口气。他闷闷坐在水中一脸不发。过了不久,看白石也没有开口搭讪的意图,他索性拧著毛巾将水声弄得哗啦响。  

“原来谦也喜欢鸭子呀?”白石率先打破这沈闷的局面,像观察动物一样盯著他。“出发之前你神秘兮兮独自采购,也是因为这个?”  

“橡皮制品我只热爱橡皮擦!”  

“哦~~”白石轻轻一笑,拉长语调。  

“你这个‘哦’是什麽意思?如果不是听小金说你喜欢这玩意我会带来吗,会吗?”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 尾页
  • 翻页快捷键:←|→
    网站首页 新网球王子 新网球王子漫画
    点击复制本文地址
    添加收藏
    查看更多关于新网球王子的热门文章